闲敲棋子落灯花

主混APH,大秦帝国,我的前半生
圈名雷雷or花落
扩列戳扣扣:956673645
博爱党一只,主普奥/独伊/亲子分/青山松柏/涵生,其他只要有粮我都吃!

【普奥x独伊】沧海桑田

@夏竹不是山竹  @天朝学生

第四章:山雨欲来
        基尔伯特嗅着爱人发间的气息,有些陶醉地想着:“西里西亚那么美,你也那么美,如果都属于我就好了!”接着他又自嘲地想:“怎么可能?为什么上天要对你那么好,你又不是天之骄子!”
        罗德里赫似乎感受到了他的不专心,抬起头看着他:“想什么事呢!这么入神?”
        基尔伯特笑了笑:“没什么,就是感觉好像很久没见面了。”
        罗德里赫因为这突如其来的情话红了脸,而始作俑者笑得灿烂,亲吻了他的额头……
        他们终于在一系列的腻歪之后分别了。
        罗德里赫径直向管家藏身的地方走去,他早就知道管家在哪一面墙之后。
        “怎么样?看清楚了?回去向父亲禀报吧!”上扬的音调里充斥着不屑。
        “不用了,我自己看见了。”冷冷的声音根本不是平时唯唯诺诺的管家发出的。
        “父亲?!”罗德里赫有些惊讶。
        “看来管家管不住你呢。”埃德尔斯坦老爷讽刺道:“反正我最近得呆在这儿,我来管管你们。管家,少爷的房间足够大,用来消遣的东西足够多,不需要外出了!”
        “果然,又是软禁!父亲您的手段还真是一如既往地高明呢!”
        “让你长点记性而已。”他似乎早已习惯儿子的挑衅。
        “我只想知道,为什么?”
        “你应该明白的!否则如何继承我的家业?”他转过头,似笑非笑道。
        ……
        罗德里赫无奈地望着窗外,自由的鸽子在枝头停了一会儿,便飞向遥远的彼方。花园在阳光的照射下格外宁静,只是少了几分生气。柳枝随风摇曳,时不时划过窗台,仿佛在安慰郁闷的主人。罗德里赫叹了口气,弹奏了一首只有自己和伊丽莎白知道的曲子叫来了她,这个来自匈牙利没落贵族的姑娘,既是他的亲信,又是他的朋友。姑娘安静地坐在他面前,静静地等待他开口。
        罗德里赫什么也没说,走到她面前,用手指在她的手背上写下几个字,就让她离开了……
        夜晚,基尔伯特看着伊丽莎白的来信,松了一口气,他抬头,望向紧张的众人:“冷静,什么事也没有,计划很顺利,如期行动就好,大家回去休息吧。”待众人都退下后,基尔伯特才皱着眉头看向弟弟路德维希。
        “哥哥,你后悔吗?”路德维希有些担心。
        “永远不会!”他仰头,看向天空的那轮满月。
        我的理想,高于一切!

【斯拉夫家族】最后的目击者

读白俄罗斯作家S.A.阿列克谢耶维奇的《我还是想你,妈妈》的脑洞,无cp

@九晴  @花欲燃

        娜塔莎又一次梦到了这个场景——
        那是一个美丽的早晨,金色的阳光铺洒在田野上、屋子上,微风温柔地抚摸着孩子们的脸颊,连同母亲柔和的语气一起,将睡梦中的他们唤醒;餐桌上,父母的笑颜依旧清晰,热气腾腾的早餐让刚刚起床的他们心花怒放;田间的麦子还未成熟,它们高傲地昂着头,注视着那些与它们同样年轻的孩子们;麦田里玩捉迷藏的孩子们无忧无虑,门前的母亲慈爱地望着他们……

        可是,一转眼,战火纷飞,满目疮痍。村庄早已被夷为平地,青翠的麦子上沾染了人们的鲜血,田里横七竖八地躺着人们的尸体,无助的孩子们只能在一旁哭泣。天际的暖阳不知何时换作了浓厚的乌云,与密密麻麻的黑色飞机一起,蒙住了上天的双眼,掩盖着大地上的罪恶……
        娜塔莎又一次从这个梦中惊醒。
        又是一个漫漫长夜。无边的黑暗笼罩着整个城市,只有几盏路灯还坚守着自己的职责。“它们孤独吗?”
娜塔莎这样问自己。“不,它们不孤独,每一个暗夜都有亲切的朋友们的陪伴,哪儿会有什么孤独呢?”过了一会儿,她又自嘲一般地想着。
        起风了,娜塔莎便从窗边离开,回到房间。她看到了镜中的自己,白发苍苍,老态龙钟。恍惚间,她想起了自己童年的经历:战争爆发的那年,她才刚刚五岁,那天正好是她的生日,姐姐冬妮娅和哥哥伊万都在为她庆祝生日,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哥哥姐姐自然对她百般呵护,爸爸妈妈自然对她百般宠爱,可所有的温情与幸福,都定格在了那天。她记得那场空袭,记得那个对后人来说刻骨铭心的罪恶标记,记得那个拥有天使面容的军官微笑着开枪的样子,记得父母和哥哥倒在血泊中的场景……她不能哭泣,不能尖叫,只能和姐姐一起躲在隐蔽的地方看着这一切。也就是从那天起,娜塔莎变得孤僻,变得沉默寡言。
        终于,她们被转移去了大后方。一路上,有一个问题始终困扰着她:“为什么妈妈那么漂亮,那些人却要杀了她?”后来她明白了,这个问题是无解的,因为她不是恶魔。
        她本以为在保育院里自己至少还有姐姐,但是德国人那天发现了她们的藏身之处,姐姐为了让所有人安全撤离,便去引开德国人的注意,最后,恼羞成怒的魔鬼们以极其残忍的方式杀害了她。当娜塔莎看到姐姐支离破碎的尸体后,整整昏迷了一周,从此以后,梦魇便是她孤独人生中唯一的伴侣了。
        胜利的那天终于来了,人们在广场上忘情地跳着舞,不知是在庆祝国家的胜利,还是苦难的结束。对于娜塔莎来说,她更倾向于后者。她一个人站在人群中,看着一个个与父母相似的身影,看着那么多和自己一样的孩子,看着那么多流泪的面容,她只是抹了抹眼泪,转过身,离开了。
        “去哪儿?”
        “我能去哪儿呢?我已经没有家了。”
        “去学校吧!去拥抱那个像妈妈一样爱着你的老师吧!”
        “好啊。”
        “你喜欢她吗?”
        “喜欢。”
        “那就认她做妈妈吧!”
        “不,妈妈只有一个。”
        “你还记得妈妈的容貌吗?”
        “记得,永远记得。”
        “你还想她吗?”
        “我还是想她,一直、一直在想她……”

【APHx大秦帝国】秦酒祭流年

感觉我再不更会被打死x
ooc预警,稍微黑了一下大胃王hhhhhhh【被拍飞】
再一次放飞自我x





第二章              落日余晖
        安邑的街道,行人匆匆,轺车辚辚,相比之下,栎阳的街道就要逊色许多,这也是为什么我几乎是抱着逃难的心情来到这里。正值黄昏时分,天边残阳如血,晚霞如练,红得耀眼却无生气可言,我看着那红日缓缓西斜,似有着无穷的眷恋,一点、一点地没入地平线,最终被黑暗吞噬;如火的晚霞也在刹那间失了色彩,没入无边的暗夜……
        我到了魏丞相府上,前一段时间行色匆匆,还未好好地拜访丞相,不知他近来可安好。不多久,一个挺拔的身姿进入我的视线,身后跟着一个白衣士子,想来是他的学生。
        “王先生!别来无恙啊?”公叔痤有点惊讶又有点小兴奋。
        “无恙。公叔先生照样容光焕发啊!”
        “不敢当,不敢当!”公叔痤摆摆手,转身对他的学生道:“鞅啊,快见过王先生。”
        “你就是王耀?那个传说中这片大争之世的化身?”微眯的双眼和上扬的尾音分明宣誓着士子的怀疑,而他倒也不隐藏自己的情绪:“恐怕这又是一个喜欢妖言惑众的术士吧!”鄙夷之色尽显。
        公叔痤有些难堪,我却不恼,拉住正要发作的丞相,抢过话头:“公子信也好,不信也罢,我们以十年为限,若十年后公子见到在下时,在下容貌并无改变,再相信也不迟。”
        “好啊!卫鞅也想见识见识!”他答得毫不犹豫:“先生请。”
        “请!”
        突然有一种熟悉感油然而生,我似乎从前见到过这个卫鞅。特别是在席间我仔细打量了他一番之后,这种熟悉感更加清晰。
        我记得十多年以前我在街上闲逛,远远地看到两个小娃娃在为了什么东西争吵,其中一个白衣男孩儿神情严肃、口若悬河,与面前的这个冷静、犀利的年轻人十分相似,小男孩赢了之后笑得很得意,但若隐若现的小虎牙倒是平添了几分可爱。我暗暗笑了,原来眼前的卫鞅就是当年的可爱小男孩儿!难怪他在知道我的身份后是这个反应!
        ……
        宴饮罢,已是夜半时分,璀璨的星河仿佛在为地上的人们指引回家的方向,街上只有我一个人,我的家在哪儿?我不知道。我从来没有家,又似乎以四海为家。漫天的繁星闪烁着,似乎是在问我为何只身云游。我没有回应它们,只是微笑着摇摇头,走向了未知的前方……
        第二天,我到了魏王宫。安邑宫殿恢弘大气,戒备森严,与朴实无华的栎阳宫差别甚大,却让人颇不自在。魏王很热情地招待了我,风趣地说着要安慰安慰我久经风霜的胃。
        “……彼汾一曲,言采其藚。彼其之子,美如玉。美如玉,殊异乎公族。”我听着歌女婉转柔和的声调,想起了昨日所见的卫鞅。彼其之子,美如玉,美如英,美无度。这句话形容他真合适。
        “魏风也曾有《伐檀》、《硕鼠》,怎么王上只让歌女歌《汾沮洳》?王上是忘了先祖之苦了?”我打趣道。
        “别像丞相那样讥讽我了,耀,我好好教训教训魏卬便是!”魏婴笑了笑,白了一眼公子卬,后者委屈宝宝地低下了头。
        “别为难公子卬了,耀此来,是想请教王上。”
        “但说无妨。”
        “王上的用人之道。”
        “寡人不会任用那些无名之辈,至少要拿出治国之策。”
        “王上是否愿听在下一言?”
        “耀,治国之事不用你操心了,留给我们国君就好,你只需或云游四方或安居王宫便是。”
        我不再多言,与兄弟二人寒暄几句后,便起身离宫。又是一个黄昏,西斜的太阳点燃了半片天空,向晚的玫瑰云兀自飘着,与王宫的烛火交相辉映。美丽却凄凉。
        千百年后有位诗人说:“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APHx大秦帝国】秦酒祭流年

这是一篇说明,后续还会补充,欢迎大家提问题ww【假装更新x】

一、私设老王在国/家并没有实现大一统的时候不用事事都听上司的,可以向某国王上进言什么的,直到六王毕,四海一的时候再事事都听皇上的,这个时候的老王就算自己认为君主做得不对也是不能说的。

二、国家的上司就是整个国/家的领/导/人。

三、同理,换上司的意思就是之前的那位挂了x

四、国/家成长得比较慢,国/家势力增长速度=国/家成长速度。


【最近忙着大学录取的事情稍微拖一下啦~鞠躬】

【普奥x独伊】沧海桑田

有欧欧西,文风多变,心情等于文风
艾特两位小伙伴: @夏竹不是山竹  @天朝学生 食用愉快!


第三章:离经叛道
        目送基尔伯特离开后,罗德里赫也起身回家,他这才发现此时日已西斜。他自嘲似的笑了笑,就往家的方向走去。并不夺目的阳光柔和地洒在街道,就好像特地为他铺好的红毯一样,逆光的人嘴角挂着幸福的笑意,半闭着双眼享受着太阳的眷顾,心思也早已飘向了远方……
        记得在青春期时,罗德里赫的父亲常带他去西里西亚,美丽富饶的土地,发达的工业和勤劳的人们,在他的记忆里是那么清晰。他突然有点儿想那里了,不过不是因为他的记忆,而是他的爱人——尽管他不愿意承认这一点。
        到了家,罗德里赫对管家说:“你收拾收拾,我要去西里西亚!”
        “少爷怎么突然想去那儿了?!”管家感到有些突然。
        “我想去见见父亲,怎么,不可以?”
        “可以可以。只是少爷不能乱跑,我答应过老爷一定要照顾好您……”
        “放心,不会让老爷失望的。”罗德里赫冷冷地丢下一句。
        ……
        一行人终于启程了。
        罗德里赫看着天边,红彤彤的太阳尽情释放着这一天最后的能量,将半片天空的云彩悉数染成玫瑰色。罗德里赫看着绚丽的火烧云,舒心地笑了。
        过了些时日,他们到了西里西亚。刚下车,罗德里赫就迫不及待地打算转一转。这个城市熟悉的景色,熟悉的气息,牵动着他就未放纵的心。
        “管家,我打算自己走,别跟着我了,这里我还算熟悉。”
        “好,那少爷注意安全。”
        罗德里赫头也不回地走了,他知道,不管自己怎么说,管家都会跟在他身后,因为那老头是父亲的心腹,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监视之下,而自己之所以怎么做,完全是因为想看看父亲还想耍什么花样。正这么想着,他发现自己已经到了目的地——这是他每次与基尔伯特偷偷见面时的专属地点——街角的银杏树。而此时,基尔伯特正站在那里。
        “基尔?!你怎么在这儿?!”罗德里赫有些惊讶。
        “事情处理完了,我就来这里看看,你果然会来!”不得不说,一脸正经地调戏爱人的基尔伯特还是很帅的。
        罗德里赫有些脸红,正欲辩解,却被爱人拉入怀中,他也回抱住他,将头埋进对方的胸膛。
        时间静止了。

【普奥x独伊】沧海桑田

天哪我上次居然忘了副cp是独伊这件事!果然年老多健忘hhhhhhh不过暂时路德和费里还不会出现,耐心等待啦~欧欧西预警!


第二章:细水长流
        咖啡的氤氲与阳光的金色交相辉映,最终化成眼底的笑意,岁月静好。
        罗德里赫看着眼前这个兴奋得手舞足蹈的男人摇摇头:“请安静一点啊!”
        基尔伯特抱歉地笑了笑,继续道:“你还记得我们小时候的事儿吗?我们总是趁着自家父亲忙着的时候偷偷溜出来在玛利亚采尔的教堂里玩捉迷藏……”随着基尔伯特的声音,他的思绪渐渐铺开,他想起了儿时那个与现在面前的人毫无分别的笑颜,想起了孤独时光正因有了他的陪伴而绚烂多彩。他看着眼前的男人,笑意更深了。
        “是啊,我们俩的童年真的很像呢!”罗德里赫感叹道。
        这也许就是二人能走到一起的原因,相似的经历,相似的家境,却截然不同的互补性情,让他们从小到大都保持着初见时的活力。
        那时的基尔伯特想,这轻柔触碰钢琴的双手,永远不可以染上污秽肮脏。
        那时的罗德里赫想,这透着桀骜不驯的双眼,绝不能被世俗磨去其中与生俱来的不羁。
        他们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想。
        ……
        “怎么了?”基尔伯特看着放空的罗德里赫。
        “没什么,想起从前的事儿了。”罗德里赫微微笑道。
        “少爷!少爷!老爷找你很久了!”这个管家模样的人看了看基尔伯特,又看了看罗德里赫。
        “对不起啊小少爷,我父亲一定又有急事了。”基尔伯特抱歉地笑了笑。罗德里赫理解地点了点头。
        门外——
        “少爷,那是你的朋友?”
        “是,什么事?”基尔伯特低声道。
        “老爷让您即刻赶回西里西亚。”
        基尔伯特没作声,转身回到罗德里赫那里:“罗德,我要回西里西亚一次,父亲生意上出了些问题,问题处理完我就来找你!”
         “好!”
         眉间的最后一丝温柔也悉数散去,最终化作锋芒毕露的凌厉……
     

【普奥】沧海桑田

        这篇文是我一年之前写的,感觉发出来让大家批评一下也挺好,七年战争设定,其他的细节就不多透露啦大家自己看吧嘿嘿嘿ww每一章都短小精悍,前几章有点划水望不嫌弃【鞠躬】
        最后,抱紧普奥同好!


第一章:久别重逢
        罗德里赫百无聊赖地走在玛利亚采尔的街上,这个美丽的小镇在阳光的普照之下格外宁静,转角的金色看起来那样温柔,这让罗德里赫不禁舒心地笑了。正要走去街角的咖啡店,突然眼前一黑,下一秒那熟悉的温度就让他放松了警惕,不用想也知道,一定是那个长得像白化病的男人。
        “请放手,基尔伯特。”他不客气地说道。
        “诶诶,真没意思啊小少爷!你怎么知道是本大爷的?”对方悻悻地说。
        “除了你还会有谁喜欢这种低级的恶作剧啊!”罗德里赫打趣道,而基尔伯特也只是扫兴地撅了噘嘴。
        ……
        十年前,十岁的罗德里赫与基尔伯特相识于这个小镇。那时,刚刚练习完钢琴的他发现有个孩子一直在窗前望着他,他问道:“请问你需要帮助吗?”而被问的那个人却跑开了。后来,他们逐渐成为朋友——虽然有时罗德里赫会感觉基尔伯特的行为实在让自己无语,而且他还经常捉弄自己。
        基尔伯特知道,他是那个看似高高在上,实则亲和优雅的小少爷,他是那个出身音乐世家的贵族。
        罗德里赫也知道,他是那个普鲁士商人的儿子,是那个将来会在商海里呼风唤雨的人。
        ……
        “所以,今天你又是趁着你父亲外出经商时偷跑来这里的吗?”
        “瞒不住你啊小少爷!其实我这次来找你,还想和你说件事儿。”
        看着难得严肃起来的基尔伯特,小少爷摆出洗耳恭听的神情。
        看到对方允许他继续往下说,基尔伯特这才大胆起来:“罗德里赫!我喜欢你!”
        “嗯,我也是。”罗德里赫淡淡地回答,嘴角牵出一抹笑意。
        这回轮到基尔伯特懵逼了:啥?这么快就答应了???我不是在做梦吧?卧槽好痛!看来这不是梦。爱情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
        “哇太好了小少爷!”说着他飞快地在罗德里赫的脸上啄了一下,而后者赏了他一个眼刀,他笑了笑,拉过他的小少爷,“走,我们去咖啡店!”
        罗德里赫看着他的白痴恋人,无奈又暖心地微微一笑。
        走,为了我们的久别重逢!




感觉自己改了好多啊hhhhhhhhhh

【APHx大秦帝国】秦酒祭流年

cp青山松柏  老王视角  国设  有ooc
在想象的大草原上奔驰x
文风?不存在的!我的心情=我的文风

第一章         大争之世
        那是遥远的战国时代,诸侯相争、土地兼并的动荡纷争催生了诸子百家、竞相争鸣的文化昌盛。起初我对周游列国并无兴趣,一是因为被春秋初期小国林立折腾得有心理阴影,二是想着统一已是大势所趋,到时候再说——现在想来当时也真是够懒,但想到我的使命,还是决定出去走走瞧瞧。
        于是我收拾好行囊,决定先去考察一些小国,再去看看战国七雄。一路上,我深切地感受到了区域性统一的方便快捷——没有那么多通关文牒真是太幸福了!
        小国之行很快便结束了,目测它们迟早会被吞并,于是我便开启了大国之旅,在感受了燕地的苦寒、齐地的繁华、楚地的富庶、三晋的相爱相杀以及被韩国公室祖传怼天怼地怼自己人的耿直boy属性吓到之后,我向我的最后一站——秦国出发。
        刚刚抵达栎阳的时候我的脑中只有一个字——穷!如果穆公的灵魂飘到我身边,我一定会好好和他唠嗑唠嗑他的后几代到底做了多少破事!也许那个时候穆公他老人家气得魂都没了。想到这里,我默默地心疼了一下嬴师隰,他接手一个被魏国按在屎里打的国家也真是辛苦了。
        一路畅通无阻地来到了栎阳宫,一边感慨老秦人艰苦朴素的精神,一边漫无目的地在宫里走走看看。走着走着,就发现一个少年和一只可爱的小包子,小包子白白嫩嫩,眼中却透着坚定和与年龄不匹配的稳重。君王之才,我应该不会判断错。至于那位少年,我想他一定是一员猛将。这时,正在练剑的小包子发现了我,他立马凶巴巴地用剑指着我:“你是谁?刺客吗?”
        “虔,渠梁,不得无礼!”还没等我开口,嬴师隰就来了。
        “公父,他是谁呀?”两个孩子一脸警惕。
        “他是王耀,是这片大争之世的化身,”看到自家儿子仍是一脸迷惑,他叹了口气,“算了,你们以后会明白的。还不快向耀哥哥行礼!”
        “耀哥哥好!”两个孩子异口同声道。
        那时的我,看起来和长公子虔一般大,被叫哥哥也很正常,但我终会看着他们离我而去,这一点,我和嬴师隰心知肚明。
        “耀,你来怎么不先和我说一声?”
        “你这么辛苦,我怎么好意思打扰你啊!”
        “哈哈,是啊,确实辛苦,不过也只有你和身居此位的人才能体会这种滋味啊!”说完,他仰头,一樽烈酒下肚。
        “师隰,我只说一句,仲公子比长公子更合适。”我故意压低声音。
        嬴师隰什么也没说,只是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良久,他开口问道:“你此番来秦,停留几日?”
        “不会太久,和你的孩子们相处几日便去魏国。”
        “也好,免得留在秦国受苦。”他故意隐藏的情感,还是被我看了个明白。
        “一定会好起来的!”
        ……
        与两位公子和荧玉公主相处了几日之后,他们与我也亲近了不少,时常一起玩耍,我也发现了他们之间融洽和谐的关系:对谁都凶巴巴唯独对弟弟妹妹温柔的大哥嬴虔,经常在与哥哥妹妹在山里捉迷藏时迷路的小哭包嬴渠梁以及女汉子团宠荧玉公主。千年之后,我看着兄弟阋墙的悲剧一次次上演,不由得怀念起这个纯朴的家庭……
        终于到了离别的时刻,看着依依不舍的三个孩子,我摸了摸他们的头:“我会回来看你们的,相信我!”我看着又要哭出来的嬴渠梁,笑了笑:“你忘了是谁先用剑指着我,说我是刺客的?怎么现在倒舍不得了?没事,我回来的时候帮你带几匹宝马,几柄宝剑回来,好不好?”小包子立刻破涕为笑:“好!一言为定!”“一言为定!”他笑起来真可爱!
        ……
        安邑,我来了!





【啊爪机码子真辛苦啊x】

【APHx大秦帝国】秦酒祭流年

说好的文来啦!虽然只有一丢丢x
cp青山松柏       王耀视角   国设       前几章可能会水望不嫌弃qwq
第一次写文发文慌得不行求别喷
应该会有ooc     文笔烂      放飞自我
再次,世界和平,食用愉快!







楔子          往昔峥嵘
         我已经很少主动回忆过往种种,这并不是因为这些

记忆都有史书记载,随便一翻就能想到,而是因为我不

想记起这寥寥数笔背后,到底隐藏着多少荣辱辛酸,也

不想体会忆起后千头万绪无处诉说的寂寥。可是,平静

的心湖总会被一些并不起眼的东西激起阵阵涟漪,就如

同眼前的美酒佳肴。

        今天是我的生日,上司特地放了我一天假,还送了

我一坛美酒。我也不是个太有自制力的人,忍不住打开

了想尝尝鲜,酒香悠远、绵长,滋味却烈得很,透着远

古人民的风骨,透着往昔的峥嵘。

        听,那从远方飘来的秦音,那汤汤渭水的呼号……







【短小精悍嗯√】

就是一个脑洞x

APHx大秦帝国这个有人吃吗qwq【弱弱地】
战国时期,老王视角,cp青山松柏,可能有驷仪
第一次写文虚得不行x

To  APH厨但不是大秦厨

青山松柏:秦孝公嬴渠梁x商君卫鞅,以剧为主,会有说明


To   大秦厨但不是APH厨

老王就是王耀,是中/国的化身,永恒的生命永恒的孤独,见证所有历史

To   APH大秦双厨

一起愉快地玩耍吧!

最后,我的愿望是,不喜勿喷,拒绝撕逼,世界和平!